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 X

太原的事情告一段落。

林昭留下了一个原先的幽州军副将,带着两万平卢军坐镇太原。

而他则是带着平卢军,准备返回青州。

他离开太原之前,齐师道已经动身离开了太原,只有暂时署理太原政务与暂时驻扎太原的李煦,出城相送。

宋王殿下骑在一匹大马上,一直把林昭送到了太原的东城门,然后他对着林昭微笑道:“说起来,已经好几年没有去过青州了,听说青州现在,已经大变模样,等朝廷派正式的太原将军过来驻守太原,我抽出空,便去一趟青州,见识见识这座他人口中的不输洛阳的大城。”

“比起洛阳,还差得多。”

林昭也骑在马上,对着李煦笑道:“不过师兄想来,我随时欢迎。”

暂时兼任太原尹的京兆尹齐宣,深深地看了看林昭,开口问道:“三郎接下来,准备做什么?”

“准备做生意。”

林昭笑道:“契丹人被我打了一顿,已经服气多了,现在也愿意与我做生意了,齐兄有所不知,我这两年搞了个林家商号,专门用来做买卖,现在已经很成规模了。”

“再给我几年时间,契丹人的生活必需品,就要统统掌握在我手里,如果一切顺利的话。”

林昭低眉道:“五年之内,我就可以收服契丹部,在东北替大周开疆拓土。”

齐宣还没有开口,一旁的李煦便默默的说道:“三郎开辟出来的土地,是大周的土地么?”

“我还是那句话。”

林昭微笑道:“朝廷觉得是,那就是。”

越王爷面色平静,开口道:“咱们这一代人,互相之间恩仇交互,想要分说清楚已经很难了。”

林昭的外祖,是齐宣父亲齐师道的老师,同时也是李家中宗皇帝的老师,与李家有大恩。

而林昭本人,就目前来说,也对是对朝廷有恩的。

并且,林昭与李煦和齐宣,都有一些私交,尤其是和齐宣之间的关系,说是挚友也不为过。

但是,他们相互之间,也不完全是恩德。

林昭的外祖,死于中宗皇帝之手,他与李家是有仇的。

林昭占据大周的东北,窥视太原,又以兵锋强行割裂了大周二十余州郡,到现在已经实现实际上的自立。

从这一点来说,李家跟他也是有仇的。

李煦曾经想要杀林昭,林昭也曾经想过要杀李煦。

彼此之间恩仇纠葛,已经很难说清楚。

越王殿下看向李煦,笑了笑:“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,恐怕要到下一代人,才能分说清楚了。”

“下一代人…”

马上的宋王殿下,抬头看了看林昭,忽然问道:“三郎家里的世子,是你那个嫡长子罢?”

林昭笑呵呵的看了李煦一眼。

“我知道师兄想说什么,你无非是想说,我家里那个次子母族更加强盛,门第出身更适合做越王府的世子。”

“我对门第这种东西,并不十分看重。”

林三郎淡淡的说道:“非要说门第,我出身的越州林氏,在门第分九品的年代,恐怕连入品也不入品,我又是什么门第?”

“家里的孩子,谁适合就谁来当世子,现在两个孩子年纪都还小,就先让老大当着。”

说着,越王爷看向李煦,呵呵一笑:“师兄家里,好像有一个七八岁的郡主,我家那个老大今年已经快十岁了,师兄不嫌弃,咱们可以定个亲事?”

李煦看了林昭一眼,苦笑摇头。

“三郎莫要害我,跟你家成了亲家,长安城里的文官们,都要戳我的脊梁骨。”

“要说文官,我也是长安的文官。”

越王殿下眯了眯眼睛:“那些狗才敢瞧我不起?”

李煦哑然失笑:“三郎心里要是不服气,可以去长安城里,跟他们好好分说分说。”

“有机会自然是要去的。”

林昭笑道:“只怕朝廷风气不正,将来会有些掉书袋,靠在长安骂我来博名声上位。”

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齐宣,突然看向林昭,开口道:“三郎,我家里倒是有个女儿。”

“齐兄就算了。”

林昭摇头,笑着说道:“你父亲跟军头,我也是军头,咱们两家要是结了亲,恐怕长安城里姓李的,没有一个人能睡好觉。”

“你父亲同不同意不说。”

林昭伸手拍了拍齐宣的肩膀,笑着说道:“恐怕影响齐兄的仕途。”

“老实说,做得这官我也做得腻了。”

齐府君微微低眉,开口道:“朝堂上的许多事情,与我少年时期心中所想,全然不一样,然而身在官场,有时候想要做点事情,又不得不按照这些规矩来办。”

“十几年下来,我已有些烦了。”

齐宣也不顾李煦在场,直接开口说道:“不是父母亲族束缚,我便辞官去三郎的青州住上几年,闲下来咱们兄弟一起喝喝酒,倒也是一件快事。”

他的母亲,是丹阳长公主,父亲则是朔方节度使齐师道,这就注定他这辈子不能够随心所欲。

“齐兄哪天要是有兴致了,我随时欢迎你来。”

越王殿下呵呵笑道:“几年之后如果顺利的话,我就能带齐兄去长白山打猎了。”

齐府君脸上露出了一个由衷的笑容。

“好,有机会我一定去。”

话说到这里,也就差不多了。

林昭在马上,对着这一对表兄弟拱手行礼,开口道:“好了,二位哥哥,时间不早了,咱们有机会再见罢。”

林某人沉声道:“希望有一天,咱们兄弟几个,还能在聚在一起喝一杯热酒。”

李煦张了张口,想说些什么,随即微微摇头,叹了口气:“但愿如此罢。”

齐宣这个人,相对比较感应,他拉着林昭的衣袖,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“今日一别,他日不知何年才能再见。”

“三郎,一路保重。”

林昭点头,低眉道:“齐兄在长安也保重。”

“如果碰到什么事情了,记得给我写信。”

“兄弟二话不说,绝对直奔长安去寻你。”

齐宣咧嘴一笑,眼中有泪光闪烁。

“好。”

林昭与齐宣,依依惜别。

因为回去的路就不是很着急了,林昭便没有骑马,坐在马车里晃悠了好几天,才赶回了青州。

青州的越王府门口,一身素白衣裳的林二娘,正在带着两个孙儿玩耍。

两个孙子一个九岁,一个才刚满三岁,跟在林二娘身边,一口一个祖母。

林二娘笑得合不拢嘴,抬头就看到林昭回来了。

她拍了拍两个孙儿,小家伙林权,抬头看见了父亲,这个才三岁多的小家伙立刻就上前,规规矩矩的磕头行礼。

“见…见过爹爹。”

林昭应了一声,伸手把老二抱了起来。

老大林青,扭扭捏捏的站在了林昭面前,挠了挠头。

“阿爹,您这么快就回来啦…”

上一章 目录 +惊喜 末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