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 X

萧然顿时明悟,原来这乌山,还有这么多的讲究。

“那老先生,您觉得,这乌山深处,还会有什么……”

“乌山深处,凶险万分,我也不阻拦你们,但出事,也与我无关,你们可能尸骨无存,也可能尸首异地,这些事情,都是我无法预料的,毕竟这么多年,我都没有进入过深山区半步。”

“深山区?”

“没错,祖辈留下来的告诫,今铛山深处,莫探!”

萧然顿时一阵毛骨悚然。

这乌山深处,难道真的那么恐怖?

他大为不解。

“你们若执意要去,我一个老头子,也不管你们,不过小命只有一条,是是非非,你们自己判断就是!”

老头无奈的叹了几口气。

萧然看着面前无名无姓的老者,却是一阵愕然。

有一个大家族,竟然不为自己取名。

“那您的家族……”

“亦是无名氏,家谱上传下来的,几乎没有拥有姓氏之人。”

“啊?”

萧然一愣,这家谱,传的还有什么意义。

“只有守山时间,和死亡时间。”

萧然大受震撼。

这些事情,他从未听言。

“行了,我能告诉你的,也只有这么多,这么多年,还是头一次和人说这么多的话,也算是破戒了,早点歇息。”

老头说完直接起身,一摇一晃朝着一层阁楼走去。

看着老者的背影,萧然心中无法平静。

月明星稀。

他来回踱步。

脑海中对深山区始终挥之不去。

现在他得到的结论,太少了。

几乎为零。

有的只有是零零散散的线索。

不过这些线索,也足够多了。

毕竟曾经萧家灭门案,可是没有一丁点的线索。

二十年过去,当初的那场闹剧也早已寻不到半点踪迹。

二十年,说长也长,说短也短。

对于时间长河来讲,二十年,不过毫厘方寸之间。

他头痛脑胀,便无奈叹息一声,走上楼去。

整整一夜,他都没怎么合眼。

楼下也没传来什么动静。

看来,这老头没想着害他们。

不过不能如此早下定论。

昏昏沉沉间,他似乎听到了一阵悠扬的曲声。

但时断时续,时强时弱,他听不真切……

再次睁眼,早已是烈日当头。

萧然晃晃脑袋,随后朝着屋外走去。

果然,星辰殿的成员早已是等待多时。

“然哥。”

“今天动身,前去深山。”

“您真的想好了?”

“嗯!”

几人收拾一番,那老头却是忧心忡忡。

“年轻人啊,还是得吃一堑长一智啊,不过你们倒也没有吃什么亏,希望你们这次,能够平安返程。”

“多谢老先生提醒。”

“去吧,该走的人,留不住。”

萧然眉头微蹙,这老头似乎话里有话。

但他无心多想,一行人便匆匆别过。

临走前,那老头塞给了萧然一张皱皱巴巴的羊皮纸。

走远之后,萧然打开一看。

是一张地图。

上面还标着老头住所的位置,还有前去深山的路线。

“我靠,然哥,这老头还真的是大善人啊。”

“我总觉得,有点怪怪的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,这么轻松给我们指路?这么好?”

“也对,不过这件事,倒也没法下定论,就怕这老头给我们标一条凶险无比的路线

萧然听着其余人的议论,也只能是无奈的耸了耸肩。

在他看来,这老头根本没有必要。

毕竟在他们毫无防备之时,他完全能够往酒里做点手脚,想要干掉他们?简直轻而易举。

前提是,他们对这老头没有什么防备。

他想了想,昨晚自己似乎都喝的很嗨。

他噗嗤一笑,随后收起地图,带着众人朝着深山赶去。

“然哥,你说我们这算不算是旅游了?”

“算啊,怎么不算!”

“哈哈哈,陶冶情操,而且还能探险,何乐而不为呢。”

萧然笑笑,没有说话。

之后,一行人跋山涉水,朝着深处一点点赶去。

可一路上,几乎没什么危险。

还是和来时的路一样,除了地形的险峻之外,他们根本没遇上什么危险。

“然哥,这老头,不会是唬人呢吧?这哪有危险!”

“就是啊!这分明安全的……”

“啊!”

一声尖叫震击着众人的耳膜。

萧然顿时一惊,直接朝着声源处望去。

几人之中,少了一个人的身影!

坏了!

他心中大骇,这说曹操曹操到,这乌鸦嘴一说,立马出事了。

他立马朝着脚下望去,根本没有半点的异常。

就连自己身边的位置,都没有什么机关陷阱。

“老梁!”

“老梁!”

那消失之人,被称作老梁,这一下,那几个队友也是慌了。

“然......然哥.....“

“别慌!立马查看周身!”

毕竟,他们可是星辰殿的队员,这点临场反应还是有的,其实穆扬也不是慌张,只是觉得,他刚刚不该分散众人的注意力,有些自责罢了。

几人立马查看周边的异样,小心翼翼的朝前走去。

可根本没有什么陷阱。

地面结实的让他们都一度怀疑,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。

毕竟一个活生生的人,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。

这太过诡异了!

“咚咚——咚咚——”

一声声低沉的闷击声传入了几人的耳中。

萧然一愣,立马打了一个手势,示意众人安静。

果然,这声音听得很是真切。

“寻找声源!”

他立马下令,几人侧耳细听,随后便发现了异样。

这声音,时而在左,时而在右。

时而在上,时而在下!

总得来说,那就是他们周身三百六十度内都会有这样的声音。这根本无从寻找!

萧然这下,彻底心凉了半截。

这种奇诡之事,他真的是第一次遇见。

随后,他便想起了那本驱邪的古籍上所教授的法子。

“鬼打墙?不是!”

“邪扰灵?不是……”

他一连想了数十种情况,根本和现在对不上!

他一咬牙,直接摸出了几张驱邪符纸来。

“然哥……这是……”

“你们把这符纸贴在左胸上,往上面吐口唾沫,要快!”

“是!”

几人迅速行动,将泛黄的符纸贴在了自己的左胸上面。

上一章 目录 +惊喜 末页